困兽犹斗

我真的挺怕某种状态。

积压了一段时间后,因为某个爆点忽然意志消沉,难过的一天一地,想找人倾诉又无人可说,且不知道如何表达,甚至不知道表达什么。

抑郁的发泄不出来,想哭一场都无从哭起,像个濒临爆炸的气球被塞进了安全屋,连个尖锐的东西都找不到,所有挣扎都是徒劳,都毫无意义。


时间 2016.08.23
评论